Polo衫-T恤,團體服
    關於我們   T恤   Polo衫   團體服   布料介紹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英法庭廢除傳統假發待抉擇 裝飾作用遠低于功用

文章来源:http://news.cctv.com/20070514/107711.shtml

來源:法制網  英國英格蘭和威爾士法院系統新聞辦公室日前正式函復本報記者的問詢,透露已開始啟動論證“馬尾假發”的存廢問題。法官和律師在法庭上戴馬尾假發是英國法庭最具特色的傳統之一,迄今已有300年歷史。在一些受英國司法制度影響深遠的前英國殖民地,人們也可以看到這種大不列顛文化的烙印。但是,近年來這一傳統卻不斷遭到來自英司法界乃至社會公眾的質疑,1992年,英國首先在青少年特別法庭中取消了法官、律師佩戴假發的慣例。近年來,要求將假發傳統完全宣判“死刑”的呼聲更是不絕于耳法制網記者劉愛君吳瓊傳統與現代的博弈  英國的法庭傳統服飾第一次被正式記錄下來是在1635年的法官規程中,但是當年法官規程中所記錄的僅是衣著的規則,而不是對法庭服飾的說明。英格蘭和威爾士法院系統新聞辦公室官員彼得·法爾告訴記者,高等法院法官身著的長袍樣式自愛德華三世時期就基本沒有很大改變,而其他級別法官所穿長袍的歷史則沒有這么悠久。律師的黑袍最早可以追溯到1685年,當時是悼念查理二世駕崩所穿的喪服。  法官頭帶假發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7世紀,和假發出現在英國社會普通大眾的生活中大約是同一時期。法官頭帶假發成為一種規范大約是在17世紀80年代,那時戴假發是歐洲社會的時髦裝束,只有達官顯貴、王公貴族和法官律師等有身份的上流人物才能戴假發,從此逐漸形成了風氣。  隨著時代的變遷,盡管這一傳統始終未有動搖,但關于假發的改革也在悄然進行中。據了解,到19世紀初葉,假發大約有三種不同類型,法官出庭開始改為頭帶相對較短的假發而不是長可及肩的假發。  歷經300年,馬尾假發、紅色長袍早已成為英國司法的象征,這一曾經的時尚為什麼到了21世紀,卻面臨著如此巨大的沖擊?  事實上,圍繞“馬尾假發”變革的爭論首先來自英國司法界自身,直至擴展到英國民眾中,爭論的焦點在于,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法官和律師是否還有必要保持造型過于古老的服飾、頂著一頭白色卷毛假發上法庭?那些反對再沿襲傳統的法官和律師們認為,法庭傳統服飾已經過時,法官穿起來顯得陳舊,甚至是荒謬可笑的。而且法庭傳統服飾使整個法庭顯得咄咄逼人,具有壓迫感。這些支持廢除假發的法官還認為,堅持保留傳統服飾在英國本土的法庭現在已經不能保持統一性了。一些法庭的法官穿法庭傳統服飾,但是已經有一些例外的情況出現。比如,在一些高級別的法院,如英國上議院上訴委員會,法官們就不穿長袍帶假發。而且在一些家庭法院的法官和地方法官也不穿法庭傳統服飾。  據報道,英國上院大法官歐文勛爵是力主法庭服裝改革的代表。他在多年以前就提出改革著裝。根據傳統,英國司法的最高法官歐文平時要穿著馬褲、緊身上衣、銀扣長統靴,并要在許多場合戴長假發,他自認為是一位傳統服飾的受害者。1998年,歐文勛爵就向議院遴選委員會提出對著裝略微做些修改,希望平時只穿普通褲子和鞋。但委員會認為這樣做會造成降低尊嚴和權威的后果。歐文的提議還招致了來自工黨和保守黨議員的批評,在此后進行的公眾調查時也發現,多數人認為法官還應該著傳統裝束,結果改革之事不了了之。  但近年來,這種改革之聲并沒有停止,反而日益更濃。到了2003年,一項耗資11萬英鎊、由英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批準進行的主題為“法庭工作服”的調查顯示,多數受訪者認為,法官和律師不應再戴傳統假發出庭。在接受訪問的1571名法官和506名律師中,有60%的人贊成改革傳統的法庭制服,至少應該首先將法官和律師佩戴的這種源于18世紀的假發套取消。迄今類似的調查已進行了多次。假發的裝飾作用遠低于功用香港電視劇中大律師著傳統服飾出庭的形象際文供圖  目前的法庭假發主要有兩種樣式,一種是長可及肩的長假發,是在盛大活動和禮儀場合中戴的;一種是只蓋頭頂的短假發,是在平時法庭上戴的。  英國的法官和律師為什麼要在出庭時戴假發?答案有多種版本。一種說法是,在中世紀,過度的勞累和疾病折磨使得司法人員過早地掉光了頭發,為了在公眾面前掩飾自己的“聰明絕頂”,遂流行頭戴假發,逐漸演化成為英國法庭的一景。當然,法律界人士一般的解釋是,法官戴假發是表示自己德高望重,而律師戴假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掩飾和保護自己的作用。據說,法官穿上黑袍、戴上假發,就可以掩去其本來面目,去除私心雜念,成為法治的化身,成為真、善、美的化身。  香港大律師公會麥業成大律師對此的理解則頗具代表性,他認為,這些莊重的服飾象征著法律的尊嚴,假發更有助于遮掩大律師的個人外表特征,使法官不會因大律師的年齡、性別和外表而影響了判決。同時,這種獨特的服飾也提醒穿著者自己屬于一個德高望重、自我規范的專業,強調大律師在訴訟中須保持客觀水平。這些服飾也是延續普通法制度下的法治精神的重要標記,對促使法律工作者和公民對法庭的尊重和對司法制度的信心都有很大影響。  這也許正是一些法官和律師一方面抱怨頭戴假發不太舒服,另一方面又對它戀戀不舍的原因。而且依照傳統,假發越舊反而越受到青睞。這不僅是因為,這些由馬鬃編成的假發套造價非常昂貴,一般一頂假發就要用一輩子,更主要原因在于,假發戴得越久,越老越臟,顏色越深,說明一個法律人吃法律飯入行的時間越長。麥業成大律師告訴記者,在英國,很多司法人員希望擁有那些曾經由德高望重的法官及卓越的大律師穿戴過的假發或長袍,香港一些法官及大律師也希望有幸能繼承其享負盛名的家族成員以前曾穿戴過的假發及長袍。從某種意義上,頭齡越老的假發也就成為律師們的金字招牌。因此,有的法官一生只戴一副假發,即使最后已經破爛不堪,也是一種資歷的象征。  多年來,人們習慣性地將假發與地位、身份乃至正義聯系起來。據了解,英國事務律師獲得出庭權以后,就因為沒有戴假發的資格而向上議院提出了好幾次不成功的陳情,而不少被告人也優先選擇可以佩帶假發的出庭大律師為他們辯護,據說是否戴假發還直接關系到對陪審團的說服能力。假發花費不菲成改革原因  英國法庭傳統服飾非常昂貴,尤其是一些特殊儀式時的服飾更是復雜且花費不菲。據了解,一般一個法官的假發要超過1500英鎊,而最普通的假發,也不低于300英鎊。倫敦的英國最老牌司法服裝店“伊德和雷文斯克羅夫特”(E&R)生產的披肩卷發假發的價格更是高達4000美元以上。  對于如此昂貴的假發,法官們當然不必自掏腰包,高級司法官員都有政府提供的免稅服裝津貼。憲法事務部公布的數字顯示了一名高等法院法官的“行頭費”,它包括:兩件紅色長袍和一件絲綢長袍,售價1.5萬英鎊(約2.85萬美元);馬尾假發1295英鎊(約4675美元);宣判死刑時戴的黑帽子89英鎊(約169美元);馬褲665英鎊(約1263美元);鞋和帶扣235英鎊(約447美元);黑色絲巾320英鎊(約608美元)。  英格蘭和威爾士法院系統新聞辦公室官員彼得·法爾表示,正因如此,經濟原因成為考慮廢除假發的原因之一。彼得·法爾分析說,假發之所以如此昂貴,還有一部分原因是,一些法官在一些重大的儀式等場合還需要帶不同的假發,這也增加了一部分支出。  據英國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辦公室提供的數據顯示,政府每年提供的平均免稅的津貼金額分別為:高等法庭法官為14920英鎊;巡回法官為9780英鎊;軍法署署長助理為2229英鎊。多重因素阻滯改革英國皇家高等法院外景際文供圖  實際上,從2006年4月開始,英格蘭和威爾士的最高司法長官已經從上議院的大法官轉變為英國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即高等法院的王座庭庭長。因此,法官和律師在法庭上的服飾也改由后者負責。來自英格蘭和威爾士法院系統新聞辦公室的官員彼得·法爾向記者證實,英國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確已在正式考慮改變法律界的傳統服飾,其原因主要基于四方面:舒適度、經濟原因、一致性和來自法律職業人要求改革的呼聲。  他解釋說,法官和律師在法庭上的傳統發型服飾,例如帶假發這一慣例,需要更加現代一點,以使其更加舒適。改革也會帶來節省傳統正式服飾的花費。同時,法庭上的服飾應該和法庭的氛圍有一定的一致性,而是否帶假發,應該隨著法庭氛圍等情況的不同而有所改變。例如,在處理涉及家庭矛盾的民事案件時,相比較刑事案件來講,應該有相對輕松的法庭氛圍。關于來自司法界的呼聲,他解釋說,事務律師要求獲得和出庭律師一樣的資格,因為根據英國司法界的規定和慣例,只有出庭律師在法庭上允許帶假發。  堅持保留傳統的法官和律師們認為,帶假發是一種傳統,體現了法庭訴訟程序的權威性和莊嚴感。相同的法庭傳統服飾使法官們具有一定的匿名性,這樣他們不會被罪犯很容易地辨認出來。而且,相同的法庭傳統服飾也標志著公正是有賴于司法體系而不是某個個人。這是一種身份的證明。法庭傳統服飾能幫助法庭內的參與者區分法官和律師的身份以及他們所扮演的角色。  據英國媒體報道,此次提出的改革計劃,公布了未來英國法官和律師出庭服裝的照片。高等法庭法官和巡回法官的服裝略微進行了修改,頭上的假發已經取消,地方法官甚至可以穿深色西服出庭。  但是即便如此,英格蘭和威爾士法院系統新聞辦公室在答復本報記者關于廢除假發是否已經有了時間表的提問時,仍然給予了否定的回答,他們表示,對于是否取消“戴假發”的慣例,尚沒有最終的定論,因為決定是否廢除法庭傳統服飾的因素眾多,他們需要從花費、傳統、實用性,還有就是法官、律師以及法庭參與者的意愿等等多方面進行考慮。所以現在考慮改革可能會帶來的影響和后果還過早。“總之,針對這一問題,目前有很多爭論。”彼得·法爾直言。假發存廢之爭還在繼續際文  提起英國的法官或律師,腦海里自然而然地浮現出那灰白的稍帶卷曲的假發。對于英聯邦的法制傳統之外的人,雖然假發已成為英聯邦法律人符號的特征,但這樣的裝扮并不會油然生出莊嚴肅穆的威風,相反,常常是一種怪怪的感覺,讓觀者不時地替他們捏著一把汗,擔心會不會隨著大律師頗有風度的鞠躬而滑脫下來。美國第三任總統托瑪斯·杰斐遜就曾說,“(英國法官)像躲在棉絮下面向外窺視的老鼠”。這樣的儀表曾經嚇得一個出庭作證的孩子大哭不止,導致英國專門審理涉及青少年案件的特別法庭如今完全取消了假發。  澳大利亞在70年代為了順應家事法庭減少形式、增進和諧的潮流,取消了假發。但到1987年,據說是由于發生了多次針對司法人員的襲擊,于是又恢復了假發。澳大利亞的這一做法,更多的是傳統心理作怪,或者說是傳統論者為了保住頭上的假發,拿這些襲擊說事兒而已,絕對難說是對癥下藥。因為在英國,1992年取消青少年特別法庭中司法人員佩戴假發的慣例后,似乎并沒有類似澳大利亞的惡果發生。  在英國上院最近進行的一次抽樣調查表明,2/3的英國受訪者認為,法庭服裝應該改換一下樣子,但同時多數民眾認為,在刑事法庭上仍可以保留假發和長袍的樣式。說明假發在英國民眾中代表司法正義的符號作用仍然很強。同時調查發現,多數資深法官和事務律師希望取消假發,而下級法官和年輕的出庭大律師則堅持傳統。  爭論歸爭論,假發看來還不會很快地在英聯邦的法庭上消失。唐納德遜勛爵的一句話概括了這場爭論:“既然假發至少過時一個世紀了,那也不用急著取消了。”假發所用的馬鬃曾絕大部分來自中國  戴假發曾經是歐洲社會的時髦裝束,只有達官顯貴、王公貴族和法官律師等有身份的上流人物才能戴假發。行家指出,司法界所用的假發與普通假發是有區別的。在英格蘭,司法假發的每一邊有三個卷曲,而王室成員佩戴的假發卻只有兩個,這是否代表著一種很微妙的隱喻意義不得而知。但在蘇格蘭,情況剛好顛倒過來,王室成員用三個卷曲的假發而司法人員只有兩個卷曲。  假發的制作成本昂貴在于人工而不是材料,因為假發的制作可是個精細活,沒辦法通過機器或生產流水線進行批量生產。據記載,在很長的時間內,假發所用的原材料馬鬃絕大部分來自中國,因為歐洲馬匹的鬃毛不易進行紡織而且容易折斷,而鬃毛在生產過程中需要不斷的漂白和清洗,也只有中國馬所產的鬃毛能經歷過種種考驗。  生產一個假發需要一位熟練的工匠花大約44個工時的勞動,包括編織和打卷。成品一般有四個顏色:白色、金黃色、淺灰色和灰色,在一些英國的老殖民地,如西非和加勒比海地區,白色非常流行,而在英國本土,金黃色和灰色最為流行。一位法學院學生在取得律師資格之后,家人或朋友給他的最好禮物就是由某位名家制作的假發。許多從事假發制作的匠人都是子承父業,甚至是世家,其制作假發的歷史,比某些英國貴族的家族譜系還長。  定制假發也是一個需要耐心等待的過程,因為許多名匠的預約期已經是在幾年之后,即使能馬上定制,在制作過程中,你的腦殼需要至少被尺子量過12次,這并不是匠人們故意折騰你,而是精致工藝的要求。當然你也可以買一個現成的,但隨便買來的假發在許多法律人看來,如同穿牛仔服出席一個莊重的宴會一樣無禮。許多假發匠人世家對于每一個售出的假發都有記錄,要求購買者簽名備案,幾百年下來,在這些記錄中可以找到許多名人的親筆簽名。責編:張建

關鍵字標籤:嚴重掉髮原因-頂豐科技假髮